泵阀仪表
冷冻大全
填料辅料
备品配件
产学合作 IT人才镀金
 
十年前,陈朋(译名)来到北京的清华大学就读工程科系。清华大学是中国大陆最好的科技大学之一。  



  在今年的年底,他将拿到博士学位。然而他的成长经历并不是一路一帆风顺。“我的家乡生产中国三分之一的煤矿,”他说:“我记得二十年前,我的父母总是在担心家计温饱。在我年轻的时候,他们的薪水大约是一个月一百五十人民币(约18美金)。 



  “我们家在十三年前才开始有电话,”他补充,“在那时,没有多少人家里有电话。然而现在的生活品质愈来愈好了--就连我祖父都有了手机。同时我的弟弟妹妹也都可以帮爸妈负担他们到北京的旅费。”  



  而陈朋他自己正是就读科技领域,近年来科技大幅改变了中国的社会。他的研究主题是软体自动化,他也非常喜欢。然而念起来并不轻松。 



  “在中国大陆,要拿到博士学位,要花比较久的时间,”他用相当流利的英文说著:“我花了六年半拿到我的学位。对我们这些念工程的学生来说,有相当多的问题要解决,因为这里的技术革新速度并不理想。我不认为我们在二十年内可以追上微软或Intel--我们还离他们非常之远。” 



  “我们可以藉由写程式或是弄个小生意赚不少钱,然而基本上还是跟不上真正的资讯潮流,因为我们的创新性不够,”他说。 



  他表示,这样的问题已经渐渐在校园内被人提出讨论,但他也说:“我认为中国人的个性上,对于快速转变的社会并不适应。大部分能思考的人,包含学界的人,都在思考要如何致福。然而真正针对问题的独立思考却很稀少。每个人都想进入市场赚钱--然而没有创新,又要如何创业呢?” 



  资讯产业的培育中心 



  多数人认为,大学院校在中国大陆的资讯产业中处于核心地位。许多中国大陆的资讯主管都是名校出身,同时有许多的公司企业都位于大学附近,以就近吸收人力资源或进行技术合作。有许多的公司的执行长都有博士学位,同时大学讲师有自己创办的公司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清华大学是中国大陆科学技术的重点研发中心之一。大陆的新浪网,搜狐网,以及其他有名的国外公司,如Google,都与这个学校有密切关系。 



  在清大里有许多的高楼大厦,其中有一栋叫做“培育中心”。中国大陆政府的科学技术部为一百七十家在这里准备创业的公司提供了十万美金的研发经费。这些公司有免税,免费的办公空间与每年超过12,000美金的补助经费。然而有的时候创业也需要来自国外的人材。 



  清华技术外包中心的James Guang,同时也是软体外包公司Startech的执行长。他的公司雇用清华这些刚成立的小公司里的员工。 



  “因为清华这个名校,我们可以进行很多高档的技术外包计划,”他说:“比方主机板的设计,制造,分析以及软体设计。已经有一两家公司将要达到股票公开上市的阶段。” 



  “所有在这个培育中心的公司,都是我们的资源库。”他说。 



  学校与企业  



  Guang是从美国的技术学院回到中国的许多人之一,他从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回到清华大学。现在他在北京清大已经有了办公室,他将可以召集中国大陆里面这些最有冲劲而且受过最好训练的资讯人材。 



  他的儿子同时也是他的事业伙伴,目前位在美国加州工作,主要业务是负责寻找新的客户。他为了每个包下的计划成立公司,从广大的资源库里挑选可以与他合作的研发团队成员。 



  “中国区的IBM就是使用这个模式,”他说:“他们常跑进一家公司说:‘我们想要借用的十名工程师团队,跟他们签一年的合约。钱花多少我不在意。’” 



  “然而在这个培育中心我们有一项优势--这里工作的员工大约有三千个。基于这个中心成立的公司都喜欢这个模式。他们不需要为那些计划计划承担责任,同时又可以出租他们的员工赚钱。所以有些人把这里叫‘卖身的地方’”他说。 



  这种在学校与业界身兼数职的观念,并不只在中国大陆出现。Guang以前也为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工作。然而清华大学已经决定削减允许兼职的员工数量。  



  “在不同的大学间你可以看到十分不同的趋势,”陈朋表示:“以清华为例,它已经不再鼓励教授自行创立公司。这是因为两年前教授们纷纷成立自己的公司,身兼两职工作。他们要在早上教书,然后在午饭的时候变成公司老板,然后在晚上在实验室当技术主管。” 



  “有些人一个月可以赚10,000人民币(大约1,250美金)。这比教书的薪水还要多。清华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所以表示教授如果要继续当公司主管,就必须辞去教授职务。然而在浙江大学(一所位于杭洲的大型大学),学校依旧鼓励教授自行创业。然而该大学比清华大得多,”他说。 



  浙江大学有四万四千一百五十一名全职学生。在资讯学院,有13个博士后研究员与329个博士研究生,956个硕士学生与2887个大学部学生。 



  李那(译名)是该学校的一位博士学生,从2004年起就是微软研究中心实习员工。“我在这里担任研究助理,”她说:“微软跟我们学校达成协议,所以可以有比较多放假。” 



  在过去五年,微软已经从亚洲,尤其中国大陆的各学校吸收了两千名实习工读生。实习工读在中国大陆十分的流行,因为这样可以让学校跟业界加强联系。 



  因为她的努力,李那在微软的联欢活动上被邀请参观比尔盖兹的家。她认为十年前她绝对无法想像会有这样的机会。 



  “有许许多多来自海外的专家学者,”她说:“与他们工作与参加研讨会议,让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她也提到中国大陆近年在科技上的大幅演进,她说:“我在1997年进大学,在那个时我们宿舍没有电脑。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网际网路。一年后,我们有电脑,有了拨接连线。现在我们有了宽频。然而在那个时候,我无法想像中国大陆会进步到现在这个情况。” 
 
(发布日期:2006/7/3)
打印 关闭